在弗莱堡吃肠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goldpacking.com/,弗赖堡

刚到德国时,弗赖堡住柏林,对街上小吃摊位卖的煎香肠尤其钟爱。两马克一根煎得油光锃亮的香肠,冒着热气被切成片,上面浇上番茄咖喱汁,就着小面包,可以一片一片吃得津津有味。它经济实惠,好吃方便,四季皆宜,是上至高官下至百姓的全民食品,离开柏林后还止不住会想念一番。其实煎香肠的业务四处可见,为什么总觉得柏林的好吃,大概由于先入为主吧。

德国香肠品种其实非常繁多,名气也属世界级的,肉店里通常会备有整根、成串、切片种种,琳琅满目的香肠。饭馆的菜单上,肠子也占着绝对优势,肠条沙拉、农式香肠、巴亚白香肠、法兰克福小香肠、血肠、纽伦堡香肠……等等多不胜数,且各地有各地的风味特点。

至于煎香肠的小食摊在德国历史有多长,我没有研究过,想也不过是二战后恢复时期的事情。有肉供应,煎香肠才能应运而生。我看过一幅老照片,是1906年时的弗莱堡明斯特广场市场,尽管照片是黑白的,却仍旧觉出那股红火气氛,我拿着放大镜仔细端详,没有找到煎香肠的摊子。

弗莱堡第一个煎香肠的摊子据说是一个叫马雅(Mayer)的人在二战后开创的,旧址就在市中心的明斯特广场。后来生意随着德国经济的复苏越来越红火,老马雅招了过门女婿,继续经营着弗莱堡的肠子,如今过门女婿小马雅,自己都成了三个孩子的爸爸。他和太太几十年如一日,始终干着老马雅的本行,直到前不久,才不见了踪影。挂着他们名字的香肠车,依旧每天出现在广场上,一个看上去和马雅先生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男人,操持着煎香肠的生意,他肯定是马雅三个儿子里的一个,第三代香肠马雅。

明斯特广场上各式各样的摊子林林总总,只要天气不是太糟糕,那里总是堆满了人。上午刚开张时,买香肠面包的大都是正在附近上班的工人,穿着工装边吃边和香肠老板聊天。随着太阳升高,买香肠的人也越来越多,天到正午,明斯特广场的市场即将收尾,却是香肠生意的顶峰,几部香肠车前都排着队,无论游客还是当地人,采购、游览完毕觉出饥饿,1.80欧元一份面包夹香肠,外带煎洋葱,好吃、简单、顶饱,边吃边欣赏明斯特广场周围的人文景色,特有感觉。

明斯特教堂的钟声,浑厚悠扬,一下接着一下地从教堂塔顶的镂空花砖里飘散出来,均匀地向四面八方弥漫。那教堂是1120年弗莱堡建城不久后就开始筹划动工的,从动土到完工,用去了三百年的时间。这座在中世纪建成的哥特式教堂,集结了几代人的精华,从选料到设计,无处不显示着那独具匠心的美轮美奂。尤其塔楼,被历史学家、艺术家雅科泊·博尔克哈德(Jackob Burckhardt)誉为“基督世界里最美丽的塔楼”。几百年前,就有人感叹:“如果从前的古人有幸见过明斯特教堂,就会封她为世界第八大奇迹!”教堂顶上遍布91个排水石像,人形的、兽形的、半人半兽形的,个个看上去古怪狰狞。因为用于排水,所有造型都咧着大嘴,脸上挂着恶意的嘲弄,居高临下地蔑视着芸芸众生。雨天,水从那些形形色色的造型中淌出来,好像垂涎着即将到手的猎物。冬日,水被冻成冰凌,一个个口悬利刃,栩栩如生,似乎随时都准备扑下来把你带走,带到那冰冷的石室,那里有烧红的铁棍、沾水的皮鞭,外面的广场上,还立着火刑柱……神圣壮观的教堂、阴森诡秘的石像,会把人一步步地拖回历史,去感觉中世纪时人们头脑中的灰暗与混沌。

因此,可以这样认为,就算在弗莱堡明斯特广场吃一份面包夹肠,也能顺便往肚子里多添点文化墨水。啊,你怎么会有着如此的魅力呢?

Posted in <a href="http://goldpacking.com/category/%e6%89%8b%e6%9c%baapp%e4%b8%8b%e8%bd%bd/" rel="category tag">手机app下载</a>Tagged <a href="http://goldpacking.com/tag/%e5%bc%97%e8%b5%96%e5%a0%a1/" rel="tag">弗赖堡</a>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